安庆茶具销售联盟

来四川艾滋重灾区,跟携带者一起搓麻将

青艾健康2018-04-15 21:31:15


丨Mon.~Fri.10:00 P.M丨

丨更新你关心的圈子事儿丨


作者 | 高知女星Jessica

编辑 | 高知女星Jessica+配图的人

声明 | 本文原创首发青艾健康,版权归青艾及作者共有,不得私自转载、使用,如需转载需与我们取得联系,后台留言即可。投稿请联系:tougao@shqingai.com


在我国西南部的一片土地上,HIV携带者可以与健康人一起搓麻将、喝茶、吃酒,谁也不会看不起谁。更有意思是,携带者一边喊着“碰”,一边还能肆无忌惮地与健康人说笑:“我真的是捡到活了10多年。就是每天两顿药,吃得要发吐咯!”

 

听上去是不是不可思议?这样的时光,真实地发生在四川省内江市资中县公民镇上。这曾是我国赫赫有名的艾滋重灾区,如今却被誉为“全球人类同艾滋病作斗争的灯塔”。还有人说,这是“携带者的伊甸园”。

 

只不过那片小小的区域,是他们获得生存空间的世外桃源,一旦走出,便是另一番世界了。


携带者和健康村民打牌喝茶


- 01 -

“血牛”的绝境人生:我怎么活不重要,只要把我当人看就行


公民镇原本只是一个平淡无奇的小地方,家家户户靠种地糊口,人均年收入3000元不到,只能勉强温饱,并无多的余粮。改革开放以后,有些村民开始外出打工,很多人听说卖血来钱快,卖一次血就有20-50块,一传十、十传百,老乡拉老乡都去卖血了。这些出去卖血的青壮年,被称为“血牛”。

 

并不是没有正规的血站,但正规血站检查严格,还会规定一定时期内只能卖多少次血。有的人被检查出带有乙肝等传染病不能卖血,有的人卖血频繁,隔几天就去卖一次,正规血站不接受,这些人只能去找河南等地的地下血站。

 

非法采血浆站,会聚集着大量农民工。献血者一次抽两袋血,大约八九百毫升。为节约成本,血站老板把很多人的血液混到一起,共用一套血浆分离器。血浆分离后,再把剩下的血细胞输回献血者体内。一旦有HIV混入,就会在献血者之间传播。但农民们并不懂得这些知识,他们只知道,卖一次血,可以得到50元。还有人在旅馆里一住就是几个月,隔一两天抽一次,有的因频繁采血,身体虚弱得站都站不起来,甚至猝死。

 

感染艾滋回来的人,刚开始没什么特殊的反应。但一两年之后,很多人开始发烧、拉肚子、四肢无力,去医院检查,才知道得了艾滋病。贫穷落后的小镇百姓,根本不知道什么叫艾滋病,全是道听途说,纷纷传这是一种“脏病”,无知的乡村医生还说:“艾滋病,风一吹就传染;人埋了,挖地三尺也传染。”

 

集中爆发期,是在新世纪降临之际。很多感染的人,都暴露出了症状,严重些的,手脚眼睛都烂了,痛不欲生,医生不敢上门诊治,只好自己在家打杜冷丁止痛。有很多没有表现出症状,但知道自己得病的人,都不会告知外人,一旦有人被传出是携带者,大家都会跟躲瘟神一样。携带者去茶馆,健康人根本不敢和他坐一张桌子,发烟也没人要,等他一走,老板直接将他喝过的茶杯、坐过的板凳统统扔掉。人人谈“艾”色变!好像得了艾滋病,就会成为一个怪物,最后全身烂掉死去。

 

对于携带者来说,那才是生不如死。“血牛”大多是家里的顶梁柱,上有老下有小,不仅要忍受生理上的痛苦,还要面对外人的歧视,有的甚至连家人都不接纳自己。莫名的恐惧,像阴霾一样笼罩着小镇。甚至有人说:“我怎么活不重要,只要把我当人看就行。”也有人承受不了如此的命运,索性喝农药自杀,抛下家里的老小自顾西去。


- 02 -

艾滋反歧视之战:越来越多的携带者愿意公开自己,越来越多的健康人愿意跟他们搓麻将


政府意识到了问题。2002年2月8日,中英性病艾滋病防治合作项目在资中县启动,作为全国艾滋病社区关怀支持模式的试点,资中县开始了破冰之旅。

 

3月,一众专家来到公民镇,对村民进行面对面的教育。他们和携带者一见面,又是拍肩,又是握手,有时还一起吃饭、喝茶。还有一位专家掏出一个面包,在众目睽睽之下,让一位携带者把面包掰开,一人吃一半。另一位专家,则拿过携带者刚刚用过的杯子,毫无顾忌地喝两口。这些细微的举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周围的人。

 

那个场景特别像《那年花开月正圆》的一幕:周莹请洋人神父来帮忙组装织布机,手下的人却说跟洋人握手会把灵魂吸走,后来周莹和赵大人先后和洋人握手都没事,大家才敢和洋人握手。

 

面对面的教育,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半年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专家组前来检查。在村里的小路上,专家们遇到一位背筐的老人,问:“艾滋病是怎么传播的?”老人伸出三个指头:“三个条件嘛!血液、母婴和性。”在公民镇,几乎所有人都能正确回答这样的问题。

 

为了让携带者有一个活动场所,公民镇中心卫生院腾出三间房,建立了“公民家园”,寓意人人平等。刚开始很多携带者还不愿意去,担心被人知道自己感染会受到歧视,后来越来越多的携带者病情得到了控制,他们也能照样去茶馆喝茶打牌。有位携带者叫李本才,很有商业头脑,还自己开了家茶馆。很多人都知道老板是携带者,还是照去不误,生意很好。


携带者李本才在自己开的茶馆内为人倒茶


大家不再歧视艾滋病,越来越多的人都愿意公开自己被感染的事实。他们也会很善良,比如自己身上有伤口,也会很小心,提醒别人注意。遇到可爱的奶娃子想逗逗捏捏脸还是会忍住,反倒是抱娃的大人会主动把孩子塞到携带者怀里。


这是2007年11月29日《人民日报》报道的《艾滋阴霾中的灯塔 四川资中公民镇艾滋生态报告》中的一段故事

链接:http://society.people.com.cn/GB/1062/6589562.html

 

- 03 -

艾滋不可怕,可怕的是愚昧无知


公民镇为什么会被称为“灯塔”呢?因为看到这个镇,就是看到人与艾滋作战的未来。自古以来,人类战胜任何一种疾病,都不仅仅只是病理上的胜利,还得是思想观念上的胜利。曹操得了头风病,请华佗给他治。华佗说你这个开刀就能治好,结果曹操以为是华佗要杀掉自己,反而把华佗杀掉了。这就是典型的医学手段跟上了,思想观念跟不上。

 

接受了抗病毒治疗的携带者,慢慢的,便不把艾滋当病了。对他们来说,唯一能提醒自己身份的,就是每天早晚都需要服用的抗艾药物。

 

如邓丽君在《小城故事》中唱的那样:“小城故事多,充满喜和乐,若是你到小城来,收获特别多。”这些年来,公民镇发生了一个又一个令人动容的奇迹。

 

2003年8月,经历了近一年的爱情长跑后,公民镇两位携带者——37岁的曹学良和34岁的王代英迎来新婚大喜的日子。



这是我国第一对双方都是HIV阳性者、并举行盛大婚礼的携带者。在我国社区内消除对艾滋病人的歧视,这场婚礼是一个最好的范例。

 

2004年11月,携带者李本刚,在叔叔李孝春的撮合下,找到了与自己厮守终生的妻子。而妻子,是一个出身于干部之家的健康人。这是公民镇上发生的第一例“阴阳婚姻”。



2014年7月,公民镇的一位小姑娘,以502分的成绩考入某二本大学,成为走出小镇的第一个本科生。她的爸爸妈妈,都是艾滋携带者。算一算,小姑娘该是今年6月左右就大学毕业了,由衷祝愿她带着小镇的故事,走向轻盈的未来。


小姑娘的妈妈张丽芳在家里喂鸡


我没有踏足过这个地方,但从找寻的资料中,我都能感受到一种隐隐的生命的涌动。二十年前,艾滋摧毁了这个村庄;现如今,人们又重建了家园。感谢那些为预防治疗艾滋、科普艾滋知识而奔波的医生、专家、志愿者和机构人员们,通过艾滋反歧视的力量,给予濒临绝路的生命,一次脉搏的机会。

 

公民镇,还会继续讲述人间种种词话。对于镇上的人来说,那是一个世界;对于世界而言,那只是一个质点。公民镇上的救赎与幸福,在别的地方也能上演该多好啊?

 

艾滋零歧视,等待幸福回家。


- END -

 长按扫描下图二维码 

 进入「PrEP&PEP」专业导诊通道 




点击关键词

查阅你感兴趣的内容


健身接吻霸凌约炮异性恋艾滋歧视

阴阳恋出柜人民日报大叔名媛掰弯

代孕灌肠AIDS电影SM唾液快检



 也可以点击【阅读原文】进入PrEP&PEP专业导诊通道哦~ 

Copyright © 安庆茶具销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