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庆茶具销售联盟

同窗质朴情

孔明散文2018-05-15 16:41:15

        2016年3月29日,农历丙申年二月二十一日。这是一个平常的日子。在这一天的晚上6点整,在西安市皇后大酒店皇季食府三楼永宁宫,一十六位老同学聚会,理由只有一个,就是迎接阔别35年的张俊才先生。他们都是蓝田县北关中学1981届毕业生。大家围桌一个“大团圆”餐桌,不拘礼数,不问职务,不讲级别,不分贵贱,好像天生本该如此,就该如此。有酒随意喝,有烟随意抽,有茶随意品,有话随意说,有情随意抒,狗屁袜子没反正。

        37年前,他们从蓝田县城镇、农村的各个角落聚集在在了一个围墙里苦读理想,他们都怀揣了一颗质朴的心;35年前,他们从母校北关中学起步,走向了祖国的四面八方,未来对他们充满了诱惑。35年后,老同学张俊才自远方归来,只有一个心愿,就是能见到当年尽可能多的同窗,以叙阔别之情。时间匆忙,幸赖今时通讯发达、交通便利,一夜之间,就有15位同窗响应,于是就有了今日之会。

        这是友会、情会、春会,更是质朴之会,因为每一位前来赴会的老同学怀揣的依然是一颗质朴的心! 



▲这位就是老同学张俊才。一生经历颇多,一言难尽,如今在秦皇岛一家外企出任总工。你看那脸,质朴不?爱酒,见谁都亲,和谁都碰杯,碰茶杯喝的仍然是酒,因为在他心里,酒代表情。没有悬念,他醉了,但没有醉倒,醉中情意真!高中时代,他腼腆得像个女孩子,却不敢和女孩子说话,现在是敢了,却感叹:“唉,青涩岁月错过了!”


▲他是李长录,现代农业从业者。他的出席是个惊喜,因为一直没有他的消息。问他忙啥呢,他说抱孙子呢!你看,他像爷不?一半像老板,一半像高级公务员!


▲老同学寻西安。也不知道是他寻到了西安,还是西安寻到了他?我们也是最近才寻见他的,当然是在西安市。


▲赵爱东。当年八一届老六班的班花,有文艺范儿,唱歌跳舞都是她领队。开一个饭店,当老板娘,最近嫌累,转让了。你看她像不像今晚的皇后?老同学张孝贤和她是发小,说了一句大家都想说的话:“爱东——上学时不可能这样叫,一定是赵爱东!”有人就咂嘴:“嗨,爱东!”


▲一个在倾诉,一个在倾吐。倾听的当然是皇后,倾诉的是冯缠福。现在满西安找冯缠福,找到的肯定都不是他。如今的他改叫冯佳丰了。这名字好,佳是佳人,丰是丰腴、丰满、丰盈,与他相逢,他岂不是逢着艳福了?艳福不缠,那是瓜子!你看他那丰衣足食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是个有艳福的。供职中银,我们呼之银人;比他年次的,呼他丰兄。老同学陈小可是玉种蓝田群的群主,每次打字把兄打成胸。好很,说明这人心胸大呀!此次聚会,就是他热情召集的。



▲与皇后碰杯的一男一女,女的叫王红英,现为银行的职员,质朴写在脸上。男的叫邹健,高中时代八一届老六班的白马王子,西安交大高材生,现供职某设计院。是一位酒仙。孔明去看望他,他宴请孔明,孔明喝茶,他喝酒,却不动筷子。酒中见他真性情。他仨是发小,所以见面自然亲上加亲。


▲站着的是龚彩兰,黑衣服,却是乡村白衣天使。2014年春天,我们一行十几位同学曾经去长安区杨庄访问她。她正在站着自我介绍。她再次发出邀请,我们也表示愿意再次去杨庄领略田园风光。她右边仰着脖子的是宋娟宁,某高中数学老师,你看她听得多高兴!坐在她右边的王红英听醉了。那位冯佳丰先生若有所思。他在想:“我何时也能过上田园生活呢?”


▲自右至左是李来库、邵国栋、冯佳丰。你看,王红英把脸撇向另一侧,三个女人一台戏。这厢呢,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邹健是酒仙,其他仨人起码是酒鬼了。来库好酒,但有节制,喝酒时安静,未见过他醉。他的倾听,等同陶醉。邵国栋是我的发小,嗜酒,不喝酒是绅士,一喝酒嘛,就跟换了个人似的。因为爱这一口,所以算得上酒杯中的君子!


▲寻西安陶醉得很,左右两耳都在倾听,眼睛却看着前方,回忆着张俊才同窗时的模样。


▲李来库左侧坐的是张英才、陈小可、冯文武。英才爱酒,却滴酒不沾,理由是他今天使命在身。他开车从蓝田奔来,一路高速,车上载着两位女同学。他说:“咱得负责人呀!”陈小可是玉种蓝田群群主,供职西工大,教授派头,文人风度,能言善辩,见多识广,人缘广泛,人脉四通八达。同学有事,找他就OK了。冯文武是老六班班长,忠厚长者,话少,随和。


▲酒宴进行中。


▲三十五年岁月促,见面不易,那就合个影吧!


▲已经11点了,同学们意犹未尽。可是,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说:“咱不结束,咱合影吧!”记住每位同学的名字哦!他们是前排左起:王红英、龚彩兰、张俊才、赵爱东、宋娟宁;后排左起:冯佳丰、邵国栋、陈小可、冯文武、张孝贤、邹健、李长录、张英才、寻西安、李来库。还缺个人就是我:张孔明。有人遗憾,我不在他们中间。其实我庆幸:他们每人的双眼里都有个人,那就是我!

▲哈,你看大家多开心呀!最幸福的一目了然:张俊才!左拥右抱,当年老六班四大班花,此刻都归他拥有!我说:“俊才,过把瘾就回秦皇岛吧!”

▲后排张孝贤,你看,你看,像不像高大全人物?他来得最晚,坐犹未稳,咕嘟咕嘟就是三杯,以敬张俊才;随即又咕嘟一大杯,以敬满桌同窗。真可谓豪气干云!他在韩城,恰来西安公干,中间脱身,才得以见到阔别35年的老同学。他那形象,比朱时茂还朱时茂。小时候据说是街霸,但不欺弱,专保护女生,听说王红英、赵爱东都被保护过。“长大成人”后,一身正气。他喝了那么多酒,宴罢仍清醒,记挂着送酒醉的老同学,还要指定两位女同学看护。他不但是帅哥,而且是帅才!

▲合影后,仍有同学恋恋不舍。唉,不舍也得舍呀!不如都祈祷:祝福每位同学,健康长寿,聚会必然越来越多。

2016年3月30日,孔明摄影并速记。

Copyright © 安庆茶具销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