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赛作品选发: 变形(组诗)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11-03 03:17:52

变形(组诗)

 

井冈山大学  徐启航

 

他们将何往?他们将何往?
游荡者,失梦人,在城市中,在荒原上

在这埋冤之地,将长久繁盛下去

变形

 

湖畔,土屋,谷堆
老人、小孩、稻草人

城市风吹着梦幻,喧嚣缤纷而至
了无生趣的乡村,平庸的人设

融入一些,现代的广告和风声

未来工厂,榨取他们单纯的血液,和梦想

他们在狭巷土坯旁蜷着,

期许着别人的目光,哪怕睥睨

灼热,落到他们身上

不像一只蚊子,留下瘙痒与一抹血痕

那样醒目地存在

他们在孤单的青春轨迹里守望

只是,那黄昏的院落里,盛满了夕阳

他们在十八岁时做的梦

在丝瓜藤下,或者废旧钢铁堆旁

故而,浓墨重彩后登场

生命在平凡的废墟之上,还是杂草丛生

在人前的诡谲面孔,背后是一片虚凉

坍塌了的无望之望,

在时代轰鸣的巨响中,他们不出意外地被死亡
在空间和贴吧,

他们不为人们称颂的青春,也是青春

如今,文艺小清新和网红轮番登场

他们从故乡,到他乡

掩埋起过去的刺吧,蜕下孤单的茧子

来了又走,生命之常
去东莞,再开一家理发店



什么时候开始的,变暗,变丑,变灰霾

陪我练习反复,无常,单调

他手边的习题算本,涂鸦的荒芜
神秘的符号与机器,引我来观

幽深,在十栋,转眼的清与绿

趟出这片生长的蛮荒之地

生命在寂寥的荒原上,风声呼呼响


与孩童恋爱,亦是无罪的
你何不去爱一株旧院的菩提子树?

楼梯上,还未溜走的蓝脸猫
把灯火约出来,把柠檬鱼,把电影票
装进上衣口袋

一下午的时光耗费,关门的声迹

茶杯留下,人间的乐事自取
冰与火,周旋久,竟日无果

零点,在床帘里——昏睡,寤寐而语者
半悬着的床板和风扇,咯吱的幻境中
诗人说,体味甜美的死与消亡的快乐


现在,鱼似乎安定了
枯索后被捞起的思维,是没有力度的
玻璃渣子

 

金属高楼

 

一辆黑色的电车在夜里潜行

从长长的车道背部滑过——

从南方到北方,一张单程车票
城市的现代风向,吹老江边汽笛

金属高楼像是森林,切割了天空

睫毛,藏在睡着的梦境里

那个南方小城的软烟和细雨
一个柔美的腰肢,摇曳

 

他于平静中自见灵魂汹涌
地铁在音乐盒子里轰鸣

几年的时间都变成了烟,把指尖染黄


在北京西,为从南方而来的车轮碾碎
掩埋进熙来攘往的人群中
从东单到西单,孤独是疯长的路
如红墙上延伸着枯黄的爬山虎
当某个跳动的数字,不再轻盈

除了孤独与幻灭之外别无他物

于荒芜的水泥之上

成为这座城市里众多尸体中的一具
终章,让一切曾经转眼同时发生

白昼消弭,廊桥,街声不断塌落

纷纷变异——流动的河

 

夕阳楼日记

沙子关在天上
星星死在沙漠

我立于昨日黄昏下枯萎的光

晚风吞白鸽的翅膀

山茶花凋,整朵,整夜,整山地凋落

在每一角灯光闪烁处,红墙,犬吠,柚子树

日复一日,我在夕阳楼追逐你的身影

在某一处,你翻读,你翻读

从夕阳沉没处融入

人世间一切平凡的景像

是这样的,叫嚣着车鸣乐响

我们正朽于喧嚣又老于流沙的时光

它正带走一切短暂的生命形式

亘古不变的是,令人窒息的孤寂与死亡

阿斯托利亚升起她的星

在楼上,一次又一次送走夕阳

在梦里,一次又一次迎来曙光

反复无常的梦,你来了又走,裹挟南北的风

视野为那一抹血红占据,落到你的脸上

你是否低下绯红的脸颊,生长出一对翅膀

把灯盏留到天明,再睡去

 

步履蹒跚
雨季已过,亦复如往常

走出黄门,作了关门子弟
把四月的漫天飞絮截留在门外
——荒芜年代里的游乐


水中的圆月,那一剪柳条荡过水面
池塘青荷疏影

玻璃窗上,蹒跚地挪动
——一株枇杷树
在走廊上为昏黄路灯所碎化

一群蚂蚁咬噬她的心脏
偷走了一部分记忆

是关于蓝色的水与古老的森林
斜月,是光滑背部的迷

是落在木质地板上的时钟声响
滴答滴答,亦真亦幻,亦梦亦醒

她更像是一只移动的灰色动物

风尘仆仆

用模糊而又热切的眼光注视

灯火寂寥的尘寰

在半灰半白的灯光下

在忽明忽暗的角落里,无人来访

 

那个凄迷的隐梦里
星辰的眼睛融入她的内心

反复沉吟,一些微薄的诗句

在七月的渡口,涂上海的颜料



 


 


发表